【学子故事】潘跃升: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2019-06-14

今天,我想讲一个故事,很长很长的故事。作为一个大四毕业生,这个故事可能无关于学业,可能无关于事业,但是它却关于我的人生,我的价值。

思前想后,我把这个故事的起点放在了2015年的928日,我大一时候的新生运动会。

作为大一新生,又自诩高中时候参加过学校里的运动会并且取得过还不错的成绩,我报名参加了200米的比赛,在那场比赛里,认识了季哲(第二名)和盛世彦(第三名)(后来运动队的核心人物,教练组成员),而我取得了第四名。时任运动队短跑队的韩萌学长在一个月后给我发了一天信息,让我加入萨里国际学院冬训队。整个冬训,一个多月的辛苦训练,每晚10圈的拉体能,三组打底的变速跑,又或者是6组不停歇的途中跑,每次高强度的训练我都撑了下来,但是,当我重新评估我的实力时,我的不自信让我萌生了退意,在第二年夏训开始前,我选择了文抗队,退出了运动队。当年作为文抗队员跟队获得冠军后,我成为了蓝盾的一员。

清晰的记得,那一天半,喊得沙哑的嗓子,拍的通红的手掌,在我上大学之前,我从未想过会在大学遇到这样一个团结的集体,碰到这么一个有情怀的学院。当最后一个项目完成后,看着手机里萌哥,季哲,世彦他们发的朋友圈,我激动的在下面评论了一句话,这句话是什么可能我现在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我能够记清楚的是,萌哥给我的回复:明年,你必须回来

20173月,作为大二学生的我又收到了文抗队伍的召集令,但是这次,可能是回忆去年运动会的热血,又或许是对萌哥承诺的遵守,我毅然决然的加入了萨里酒店运动队!前面我讲到过,我清楚自己的实力,在一百二百项目上,我和季哲,盛世彦是根本没法比的,但是,我依旧努力的训练着,虽然上不了单项,8*200米接力还是可以拼一拼的。4月下旬,第44届运动队的总教练佳宇哥和萌哥找到我,告诉我,由于跑400单项的学长已经毕业,想让我试一下400米。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跑过400米的我,站到了起点,人生中400米的第一枪:59”8,跑到终点心慌到极致的我,听到萌哥和佳宇哥说,练练400吧!从200400,对体能的要求毕竟是不一样的,那时,距离比赛,只有不到一个月。那时候,我大二,我的第一年运动会,三项:400,8*200,4*400而今天的故事的主角,就是4*400米接力。

第一天,我顶着压力在400米单项上跑出那年我的最好成绩:56”78,但是我从来没有就得单项的压力是最大的,因为单项在小范围内讲无关于团队,而接力是几个人的事,关乎责任。第二天,当我4*400米接力检录的时候,我从未感觉到如此紧张,因为前一天面对突发情况,萌哥放弃了他跑了4年的4*400接力换到了其他项,而我,为了萌哥,必须拿下这个冠军。最终,实现了。那一年,44届运动会4*400接力的夺冠阵容:高佳宇,王幸,潘跃升,毕光泽。

20169月,学院为了注重400米以及800米相关项的培养,成立了中长跑队,而大三的我,成为了首届中长跑队的教练。

中长跑队的第一年,人很少,我的队员屈指可数,只有五个人:姜念恒,秦乙民,后琰昕,程晓明,康世新。我在短跑队训练的基础上提高了训练强度,跑吐是常有的事,但是我的队员们却从来没有喊过累,喊过苦。而我,将备战考研的这段时间,也尽数放在了运动场上,因为我要强,潘跃升带出来的队,必须是最强的。由于王幸学长毕业,佳宇哥忙于找工作无法恢复状态,因此我耗尽了我所有的能力来训练我的400米,只是为了捍卫住萨里男子4*400米接力的地位。带着第一天55”6400米成绩,我站到了4*400米接力的赛道上,我想,我一定能捍卫的住这个荣耀。但是并非事事都尽如人意,由于掉棒失误,以0.4秒之差与冠军失之交臂,我跪倒在赛道上,男子4*400米冠军从我手上就这么被人拿去了,我不甘心,我发誓:下一年,我一定要拿回来!那一年,45届运动队4*400米接力的阵容:姜念恒,潘跃升,刘佳锦,毕光泽。

当我拿到我半月板二级损伤的片子和一年不能运动的医嘱时,我愣住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带着我的中长跑队,把4*400米接力的冠军拿回来,直到我遇到了这样一群人:

姜念恒自然不必说,我将中长跑队交给他的原因是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不屈,坚韧,稳重。从一开始的相识到无话不说,再到与我并肩走上400米比赛的赛道,在压力面前完成比赛,以致于到现在,我甚至都可以骄傲的说,这是我带出来的学弟!

知道徐一新是因为他在新生运动会上的精彩表现,而与他相熟是因为他那实在而又乐观的品格,训练中一丝不苟,从不偷懒,做事认真踏实,从不懂得抱怨,也正是因为这些,在大一400米就跑出了56”3的好成绩!

刚开学的时候知道今年新生来了个体育生,张子旭,一个横扫田赛赛场,竞赛从100米跑到5000米的男人,第一次见面就给了我心安的感觉。

作为今年中长跑训练最刻苦的一个人,从未缺席,而你的这种努力,从一开始就让我对第二年的中长跑充满了信心!

今年的我,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运动队学长,我也几乎没有缺席任何一次训练,即使我没有项目,不能参加跑步训练,但我会陪在我的队员身边,为他们制定训练计划,掌握他们的心理情况。在比赛前一天,我告诉他们,不要紧张,我会送你们上跑道,接你们下跑道,陪你们去谢幕,一直陪着你们。当我陪他们热身时,我能感受到他们的紧张,当我送他们上跑道时,我能感受到他们的兴奋,当他们冲过终点,直接瘫到我肩膀上时,我却只能感受到我自己的无奈与心疼。这两天有很多人说我:“最后一年,再为这支队伍贡献自己的余热”,但我觉得不准确,我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这也是本该属于我的事,而今年我要做的,就是陪着他们,看着他们创造辉煌。

这个故事,关于400米,跑过400米的运动员都知道,400米意味着节奏,速度,力量,耐力与强大的意志,我一直相信跑过400米的人都是倔强的人,都是不屈的人,400米教会了我们在困难面前想到的绝不是放弃而是克服,400米教会了我们为了心中的信念,为了对萨里酒店的情怀,我们会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去争取,去接受挑战,这无关利益,无关金钱,无关成绩,这是责任,是担当,是青春。

这让我想起了和雷妈妈的一段对话,她说:“你的队员们何其幸运,有你这样的大哥保驾护航”。而我的回复是:“而我又何其幸运,有如此患难与共的兄弟们!”

今年的我可能不会出现在跑道上,照片中,但是明天我会和我的4*400米接力队一起谢幕,这也是我大学四年青春的谢幕,我无法想象到那个时候我会哭成什么样子,但那绝对是我大学中最骄傲的时刻,无论最终的成绩如何,因为,我的学弟们,长大了!当念恒带着我的名牌完成4*400米接力之后,我知道,我的大学落幕了。这一年,46届运动会4*400米接力阵容:姜念恒,徐一新,毕光泽,张子旭。

今年很多我身边的人会和我说,最后一年,不能上场有些许遗憾。但是我不愿将他称之为遗憾,我更愿意称之为期待。期待我的队员们能在他们的大学运动会生涯里感受学院的文化与情怀,期待我的中长跑队能够越来越好,期待萨里酒店运动队能够每年都保持着活力,而真正属于我的期待,我看着我的队员们代我去奋斗我去年许下的愿望,无论结果如何,奋斗过的,都是青春,因为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就意味着青春无悔,青春无憾。

 

 

2019530日星期四

萨里国际学院与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联队运动员 潘跃升

邮箱:390754415@qq.com